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天津大学智慧热网管控平台

随着供暖期到来,传统的热网系统只能依赖工作人员手动操控。现在,天津大学用上“智慧热网云平台”,相当于给传统热网加上了“超级大脑”,实现源网一体化智能化管控,有望达到节能60%—70%的目标。  在天津大学能源办公室的控制室内,一张“天津大学智慧热网管控平台”的大屏上不断变换着数字。基于此智慧热网云平台的管控,天津大学北洋园校区B能源站已实现了区域内28个热力入口的源网一体化的智能化管控。  智慧热网云平台的运行离不开一颗“超级大脑”——基于数字孪生模型动态推演的管控平台。管控平台会收集能源站的供热情况、用户的使用习惯、供热地点的实测温度和气象资料等数据,提供给仿真运行的孪生模型不断“学习”,推演出最佳的供热方案并反馈给管控平台,在节能减排的同时,为用户提供最舒适的供暖体验。  未来,随着智慧热网云平台在每个房间都设立独立智慧阀门和测温单元,系统即可针对每个用户使用情况智能供暖,实现三级供热精准化管控,大幅减少热量消耗。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庞中鹏)

6月11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和北京市政府联合在北京举办了“2018年全国节能宣传周全国低碳日暨北京市节能宣传周低碳日活动启动仪式”。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致辞时表示,我国节能工作贯彻落实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的决策部署,目前已取得明显成效。2013-2017年我国万元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20.9%,节能10.3亿吨标准煤,去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4.9亿吨,以年均2.2%的能源消费增速支持了国内生产总值年均7.1%的增长。宁吉喆表示,要优化能源结构,加大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力度,推动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地区完成煤炭消费减量替代目标任务。同时要培育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清洁能源产业,全面推进传统高耗能行业节能改造和清洁生产改造。此外,还要深入开展全民节能行动,全面推进工业、建筑、交通运输、公共机构、居民用能等重点领域节能,不断提高全社会节能意识。针对能源结构改造,不少专家认为,煤炭减量化是清洁高效利用的前置任务,否则污染物排放浓度再低,总量依然庞大。据悉,从趋势看,煤炭减量化以及清洁能源替代正稳步推进,近两年来我国煤炭去产能超过5亿吨,去年非化石能源占全国能源生产总量的17.6%,比2012年提高6.4个百分点。据了解,北京在煤炭减量方面已颇具成效,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五年来北京全市99.8%的燃煤锅炉已被淘汰,相应减少燃煤近900万吨。此外,为促使锅炉氮氧化物深度减排,北京率先在全国开展燃气锅炉低氮改造工作,主要通过更换低氮燃烧器或低氮燃气锅炉等方式,从氮氧化物产生源头进行控制。截至去年11月中旬,北京共淘汰燃煤锅炉4453台、13259蒸吨,完成燃气锅炉低氮改造约7000台、23000蒸吨。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燃煤供热供暖工业锅炉近48万台,各种窑炉约13万台,年耗煤约7.5亿吨。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理事长张绍强介绍,锅炉效率低、污染物控制设施简陋,大量供热锅炉因季节性因素负荷变化较大,实际燃烧效率、锅炉热效率平均比国际先进水平低15%-20%,导致烟尘排放超过全国排放总量的40%,二氧化硫排放量占全国排放总量的35%以上,成为严重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源。“民用散煤消费总量每年在2亿吨左右,大部分炉灶原始、使用分散、用户经济承受能力不高,是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将坚持散煤减量替代与清洁化替代并举、疏堵结合,通过落实优质煤源、建设洁净煤配送中心、推广应用洁净煤和型煤、先进民用炉具、加强监管等措施,解决民用散煤清洁化利用问题。

相关文章